当前位置:首页  南开故事

天津华北运动会上的南开啦啦队


发布时间:2018-11-28 浏览次数:114

 

    70年前的秋天,在天津举行的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开幕式上,南开学子上了演一曲爱国抗暴之歌。开幕式当日,由数百名南开同学组成的啦啦队,手持紫、白两色小旗,在有节奏的哨音和三角旗指挥下,连续组成“勿忘国耻”、“收复失地”等口号。是时,全场三万余名观众,“先是愣住了,一声不响,紧接着是狂风骤雨般的掌声”。南开学生此举,一时间激发起在场同胞同仇敌忾的强烈共鸣和爱国热情。当时,被邀请参加华北运动会的日本驻津总领事气急败坏地退席,并向天津交涉司提出所谓“抗议”。转天日本驻华大使馆也向南京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。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曾要求张伯苓校长采取约束学生的行动。而张校长将啦啦队负责学生找来,头一句话便讲“你们讨厌”;第二句说“你们讨厌得好”;第三句是“下回还那么讨厌”,“要更巧妙地讨厌”。这三句话是张伯苓对南开啦啦队爱国行为的肯定,更是对南开学生爱国义举的支持,从此成为南开传颂的佳话。

  

  南开啦啦队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已开展活动,每逢学校体育代表队赴外参加比赛,啦啦队就会披挂上阵为本校选手助威、加油。30年代的啦啦队,尽管不是一个正式组织,但当时男中部的严仁颖(海怪)和张锡祜(路怪)却是学生们公认的领头人。据校友回忆,只要有比赛,则“在比赛场的同学和教职员工都是临时啦啦队员,听从他们二人的指挥号令为健儿们打气、加油,往往促使本校校队在比赛中反败为胜,为学校体育发展历史上立下战功”。

  

    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中日关系日渐紧张,华北形势渐趋危急。1934年的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举行的。当时,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受邀担任运动会的总裁判。而南开同学为了迎接这次运动会,便在学校正式组成了南开学校啦啦队。大学、男中、女中、部分毕业校友纷纷报名参加,严仁颖担任大队长,娄光后、张亦减、卢开周任小队长。男中部同学组成排字组,并由男中部军乐队为啦啦队伴奏。运动会开幕前的一个月,在严仁颖的带领下,啦啦队的同学们每天午饭后,借南开女中礼堂练习。当时的训练紧张而有序,其中,排字组的训练最为艰难。按设计,男同学坐在中央,女同学分坐两旁;男同学负责组字,每人手持两个小旗,一紫,一白,在固定座位上,分别举出某色旗帜,以组成相应的口号文字。因为时间紧、人数多,队员们不易组织和协调。但数百人的啦啦队在排练的紧张时期,却没有一个人请假。一个月后,大功告成。

  

  运动会开幕式当日,啦啦队的同学在严仁颖的指挥下有规律地变幻彩旗,立时白色旗阵,显出紫色字形——“勿忘九一八”、“收复失地”、“勿忘国耻”等,映入全场观众眼帘。而随着彩旗的变幻,南开啦啦队发出铿锵有力的喊声:“华北会,十八届/锻炼好身体/休把别人赖/收复失地在关外/收复失地在关外”;“十八届,华北会/大刀带长枪/熊腰又虎背/敌人见我往后退/敌人见我往后退”。开幕式进行当中,当东北和察哈尔运动员相继通过主席台的时候,南开啦啦队一齐高呼:“练习勤,功夫真/东北选手全有根/功夫真,资格深/收复失地靠咱们”;“察哈尔,有长城/城里城外学英雄/要守长城一万里/全凭你们众英雄”。此举不啻为唤起同胞爱国激情的一声号角,全场观众无不被啦啦队的呼喊所感动和震撼。

  

  后来,在比赛进行中,啦啦队队员用河北民谣改编的“金不换”——“河北省的哥儿们金不换啊!”——来给河北选手助兴;用国外的“嘣啪、嘣啪,河北、河北,RubRubRub!”来呐喊,为运动员助威。这些口号十分新颖,引人兴趣。后来,当年亲临运动会的人回忆,南开啦啦队在第十八届运动会上的排字表演,留给时人的震撼最强;而啦啦队的“啦啦歌”和“啦啦词”则给人的印象最深。时值今日,每当亲历者回忆起来,感觉犹恍若昨日一般。

  

    (本文选自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、南开大学党委宣传部编《最忆是南开》,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,作者王昊)